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研究
政府放的权,协会如何接——来自安徽、山西的调研报告(中)
发布时间:2015-08-20 浏览:
      “我们对行业企业更了解”

  ●一些行政审批事项要么取消、下放,要么转移给社会

  “如果年底再来采访,你就会发现,在市政府的政务服务大厅,有两位女同志坐在新闻出版局的窗口。但是,她们不是政府公务员,而是我们协会的专职工作人员。”8月5日,记者在合肥市印刷协会采访时,该协会副会长李长福说。

  话音未落,李长福所说的两位女同志就饶有兴趣地抢着发言。“已经5年了,每年年底我都去,主要负责印刷企业的年审。”其中的一位吴女士说,“合肥市印刷企业特别多,年审任务又很重。相对于政府部门而言,我们协会对这个行业更熟悉,所以更有效率,特别对有的企业的一些‘小把戏’,我们在材料审查中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的,根据合肥市新闻出版局的主动授权,对印刷企业年审的部分工作领域,我们还可以直接盖章。”另一位李女士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这是政府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也从不把信任当儿戏,认真把好质检关。”

  这正是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的良性互动。“以前是政府机关工作人员负责企业年审,可能会出于拿不准、把关严、反复研究等因素,对个别企业年审的时间耗费比较长。企业未必了解这些情况,反而因为‘一天拿不到合格资质,就耽误一天的项目招投标’,认为是政府故意刁难。”李长福说。

  “如今,我们协会充分发挥了桥梁纽带的作用,既是为新闻出版局服务,也是为企业服务,特别是利用第三方的身份,能够赢得企业的信任与配合。”据李长福介绍,协会还会“把工作往前赶”,每年年审前,就参与各家企业的年审材料准备,然后替企业跑腿,实行“一揽子服务”。

  这样的变化,就是社会组织对政府职能的“承接”。在当前“简政放权”的改革背景下,政府职能特别是一些行政审批事项,要么取消,要么下放,要么就是转移给社会。

  “下一步,我们希望政府能放更多权,比如在印刷项目的招投标中,能够在招商局的评委中增加一个来自我们协会的专职评委。基于我们对印刷行业的足够了解,招投标的结果也会更公正。”李长福说。

  “政府抓宏观,协会抓具体”

  ●可以由社会组织承担的事务性工作,转移给社会组织

  记者在安徽、山西两省采访中,总能听到“我们对行业、企业更了解”。这既是对客观事实的反映,也折射出社会组织在公共事务管理中可以大有可为。那么,在政府的现有职能体系中,究竟什么是政府必须做的?什么可以让社会组织承接呢?

  “我们主要是通过开展社会组织评估树立社会组织品牌,截至目前,80家参加评估的社会组织有42家社会组织获得了3A以上等级评估,其中,5A的3家,4A的10家,3A的29家。”山西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吴建强介绍,“举办培训班是另一个工作抓手。我们全年共举办5期培训班,培训各社会组织工作人员651人,以此提高社会组织的人才队伍素质和能力建设水平。”

  据安徽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高光权介绍,安徽省在做好登记审查、年度检查、执法查处等日常监管的同时,着力完善监管制度,先后印发了《关于推进行业协会商会诚信自律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反腐倡廉工作的意见》。

  反观社会组织,记者了解到的是另一番情形。

  山西省医师协会会长李俊峰介绍,山西省医师协会目前承担的政府职能主要是医师定期考核。“2014年,经省政府招标中心竞标成功,我们承担了省卫计委对执业医师的定期考核。从今年4月开始,先对省管23家公立医院、25家民营医院医师进行考核,5300多人参加考试,业务强的鼓励支持,差的建立退出机制,如若经常出技术问题,实行劝退机制。”

  “医师种类多,专业性强,相比政府部门,医师协会更了解一些。”李俊峰说,山西省医师协会曾编辑出版全国第一本专门针对医生和医疗管理人员的医师执业法律法规知识问答,共分11章400个问答题,非常便于学习。“如果单凭政府力量,是很难完成的。”

  采访中,记者还在李俊峰的案头看到一堆山西医师执业状况的调研问卷,问卷中92个问题均直指当下医疗领域最要紧的问题。“政府机关研究政策多,出台法规多,但是了解实际情况未必多。协会正好可以弥补这一点,这份问卷调查就是为山西省‘十三五’规划摸清第一手资料、为政策制定和调整提供参考的。”李俊峰说。

  无独有偶,山西省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赵邯平表示,银行业协会目前更多做的是优化服务,如前沿金融知识培训、协调联系司法部门、帮助会员单位寻找安全漏洞。“现阶段,我们也要努力突破行政化、官僚化的惯性思维,用社会眼光看行业发展,积极发挥协会的桥梁作用,推动行业企业的建设发展。”

  两种情形的对比,让很多采访对象都得出了“政府抓宏观,协会抓具体”的总结。高光权则进一步提出了三条标准,即可以由社会组织承担的事务性工作,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社会组织通过自律能够解决的事项,转移给社会组织承担。

  “健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机制,实现共赢”

  ●建议从国家层面研究出台政府转移职能指导性目录

  “我们目前承接政府职能,都是无偿免费的。但是协会力量还是薄弱的,很多时候是凭会长、副会长个人力量,经费保障难。所以在未来的职能转移和承接中,我们希望能够建立健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机制,实现政府、社会组织、企业的共赢。”李长福说。

  事实上,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机制,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探索实践了。“前些年,我们发现社会公众的参保率比较低,一旦遇到大病大灾,恐怕家庭在经济负担上就会如同遭受灭顶之灾一般。”安徽省铜陵市民政局局长裴学和说,为此,铜陵市政府提出了“民生保险”工程,即由市、区两级财政出资,通过铜陵市保险行业协会的牵线搭桥,以公开招投标的方式确定商业保险公司,进而为辖区的每个百姓花上5元钱,购买一份保险。

  这只是铜陵市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一个缩影。记者在铜陵市政府办公室于2013年12月18日印发的《市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目录》中看到,该目录分为三级目录,一级目录涉及基本公共服务、社会事务服务、行业管理与协调、技术服务、政府履职所需辅助性和技术性事务等五大类,二级、三级目录将上述内容细化再细化,最终形成一份260个三级项目的“清单”。

  据了解,2014年,仅铜陵市本级安排的政府购买服务资金就达7300余万元,其中由社会组织承接的项目资金3000余万元。“我们建议从国家层面或者分部门研究出台政府转移职能指导性目录,便于各地统一项目内容,统一操作口径,防止政出多门、上下不统一。”裴学和说,同时就政府购买服务机制而言,不仅要有“清单”,更要有程序规范,唯有两者结合,才能有序推进。

  另一方面,目前的行业协会和商会总体上还存在规模小、能力弱的问题,特别是对政府部门的依赖性较强,行业领军人才缺乏。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政府转移的职能、购买的服务,社会组织能否接得住、做得好呢?

  吴建强认为,当前中办国办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回应和解决这一问题。当然,“脱钩”是前提和基础,旨在推进政社关系的规范化,为社会组织健康发展提供良好的外在环境。下一步,社会组织还必须“强身健体”,健全内部规章制度,完善治理机构,规范运作行为,夯实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转移职能的能力水平。(来源:人民日报)

铜陵市民间组织管理局主办 铜陵市社会组织促进会协办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联系电话:0562-2882777;Email:tlnpo2882777@163.com
地址:铜陵市淮河大道北段1号 皖ICP备14000098号-2
技术支持:晶奇科技 服务电话:0551-65350880 65350890